• <td id="w43i6"></td>

    <acronym id="w43i6"><strong id="w43i6"><xmp id="w43i6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1. <object id="w43i6"><strong id="w43i6"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1. <tr id="w43i6"></tr>
      2. <track id="w43i6"><ruby id="w43i6"></ruby></track>
          您所在的位置:康巴傳媒網(wǎng) >> 文化 >> 康藏文化 >> 瀏覽文章

        吳作人《藏茶傳》

        甘孜日報    2023年09月22日

        講述川藏茶馬古道傳奇

        《藏茶傳》與孫明經(jīng)等人在涉藏地區考察的影像資料有異曲同工之妙,相互印證,互為補充。

        ◎高富華 文/圖

        蒼穹之下,雪域之上,有一條茶葉鋪成的“天路”。

        這條“天路”,就是起源于雅安的川藏茶馬古道。

        79年前,吳作人先生就走在川藏茶馬古道上——

        上世紀30—40年代,隨著(zhù)南京民國政府西遷重慶,一批藝術(shù)家在抗日大后方紛紛踏上西行雅安和康藏高原之路,探索具有民族本土風(fēng)格的藝術(shù)道路。

        吳作人先生在康巴高原一呆就是半年多,直到1945年2月初才返回雅安,2月中旬,離開(kāi)雅安到了成都。隨后在成都、重慶進(jìn)行畫(huà)展,但有一幅卷軸長(cháng)卷沒(méi)有公開(kāi)展出——

        1945年 《藏茶傳》悄然問(wèn)世

        1944年6月,吳作人從成都到了雅安,盤(pán)桓十余天后,從雅安搭乘軍用卡車(chē)半月有余,一路顛簸前往西康省會(huì )康定。8月至10月,他在多吉扎參觀(guān)喇嘛廟跳神大廟會(huì ),參觀(guān)藏漢騎兵騎馬打靶演武比賽,畫(huà)了大量當地人物、景物的寫(xiě)生作品,并在國立康定師范學(xué)校發(fā)表題為《談中國古代美術(shù)》的學(xué)術(shù)報告。10月31日,吳作人隨重慶交通部工程師勘察驗收團驗收康青公路。從康定前往玉樹(shù),一路經(jīng)折多山、過(guò)乾寧、思中,到達甘孜,在甘孜休整幾天后繼續向西北行進(jìn),翻越海拔5000多米的安勃拉山,來(lái)到長(cháng)江源頭通天河渡口,進(jìn)入青海地界,于11月中旬抵達玉樹(shù)。驗收團行程結束后,吳作人因為要返回康定取前期畫(huà)稿,又跟隨驗收團的另一隊,從玉樹(shù)出發(fā),一路經(jīng)過(guò)通天河、石渠、竹慶,渡雅礱江,過(guò)甘孜,于12月10日前后折回康定。在康定舉辦個(gè)人畫(huà)展之后,吳作人離開(kāi)康定前往瀘定,翻越二郎山,經(jīng)雅安于1945年2月中旬回到成都。

        經(jīng)過(guò)一段時(shí)間的創(chuàng )作,1945、1946年相繼在成都、重慶舉行過(guò)畫(huà)展,但并沒(méi)有展出《藏茶傳》這幅畫(huà),讓人印象最深的是《負茶女》、《負水女》等作品,并沒(méi)有展出《藏茶傳》這幅畫(huà)。記者在網(wǎng)上搜索,除了有一些語(yǔ)焉不詳的文字介紹外,檢索不到《藏茶傳》圖片。

        《藏茶傳》究竟是一幅什么樣的作品,它是如何出現的?最后又到哪里去了?

        在“前賢未見(jiàn)——吳作人畫(huà)熊貓”藝術(shù)展策展人謝一禾的幫助下,筆者輾轉找到了北京外國語(yǔ)大學(xué)老師陳雅蓉,她曾師從于吳作人先生的孫女婿、北京大學(xué)教授朱青山,2014年碩士畢業(yè)時(shí),她的畢業(yè)論文正是《吳作人<藏茶傳>研究》。

        陳雅蓉告訴筆者,2013年她在北京大學(xué)讀書(shū)期間,曾參與了《吳作人全集》的資料收集和檔案整理。她發(fā)現有一些學(xué)者研究吳作人先生在甘青、川康的“西行”游歷寫(xiě)生以及對后世繪畫(huà)的影響,有的研究者并不知道有《藏茶傳》,有的雖然提到了《藏茶傳》,但大多缺乏深入、全面的研究。于是,她以吳作人《藏茶傳》的研究為碩士畢業(yè)論文的主題。

        通過(guò)陳雅蓉的介紹,筆者還原了《藏茶傳》“悄然問(wèn)世”、“轉瞬即逝”的過(guò)程。

        吳作人在川、青、康采風(fēng)期間,創(chuàng )作了大量與《藏茶傳》相關(guān)的速寫(xiě)、素描稿。除了寫(xiě)生外,他還記了筆記,記錄了行程,和路上見(jiàn)聞,為他的創(chuàng )作積累了大量素材。

        “6月29日到雅安,今天離開(kāi),在雅安整整住了10天?!?944年6月,吳作人先生來(lái)到雅安,他的目標是到康定采風(fēng)。為了搭便車(chē),他在雅安一等就是10多天。

        7月10日,乘車(chē)離開(kāi)雅安,經(jīng)飛仙關(guān)抵達天全縣城,待天晴后繼續上路,翻越二郎山,遠望貢嘎山。經(jīng)瀘定,過(guò)大渡河鐵索橋;8月抵達康定,宿于白家鍋莊。由于路況車(chē)況都較差,時(shí)走時(shí)停,從雅安到康定,吳作人先生足足花了三周時(shí)間……“

        “車(chē)在蜿蜒山路前行時(shí),看到汽車(chē)沿瓦斯溝向山中走去。還有一條道是沿大渡河邊走的。路都是在山沿上挖出來(lái)的。為人走的路挖得很窄。沿大渡河那條道上,有一個(gè)茶背子在行走。從前自雅安做茶磚,打好包,自一處背赴另一處。背茶者手里拄一根棍,休息時(shí)把背向山壁一靠,把棍拄在背子下面,人有如三條腿似的,不拿下背子也就休息了……”

        回到成都后,他創(chuàng )作了《藏茶傳》卷軸畫(huà)(手卷橫軸),畫(huà)高38.4cm,長(cháng)299.7cm。卷尾有吳作人先生自題“卅四年夏吳作人寫(xiě)藏茶傳”,并有“吳作人”印章。

        雖然沒(méi)有公開(kāi)展出過(guò),但《藏茶傳》在“藝術(shù)圈”中非常有名,在畫(huà)中還有傅抱石“吳作人藏茶傳 乙酉冬抱石署”的題簽和印章,還有沈尹默“藏茶傳 尹默”題字格印章??梢?jiàn)傅抱石、沈尹默等藝術(shù)家欣賞過(guò)此畫(huà),并先后在上面題簽、題字。

        吳作人和傅抱石落款時(shí)間分別表述不同,無(wú)論是“卅四年”,還是“乙酉年”,時(shí)間都是1945年。

        后來(lái),吳作人先生也作了自題:

        茶產(chǎn)漢地制成茶磚后以竹篾為包苦力背負入山登西藏高原

        輸送至打箭爐各鍋莊 鍋莊乃漢藏貿易商賈之宿棧 茶商復雇茶包縫工改犛皮包

        出關(guān)期屆茶商乃集本地女工復背負至犛隊

        烏拉娃以茶包上馱 藏語(yǔ)烏拉即徭役

        茶幫犛隊出關(guān)運茶入草地

        草地無(wú)市集 喇嘛寺僧眾兼管商業(yè)以物易物 茶既為藏民生活所必需 以亦可代幣

        牧民煮茶

        整個(gè)卷軸畫(huà)面由“漢茶入藏”、“改裝漢茶”、“烏拉娃背茶”、“牦隊運茶”、“集市易茶”、“牧民煮茶”六個(gè)部分組成。根據吳作人先生在卷尾的自題和畫(huà)面可知,該作品描繪的是抗戰時(shí)期雅安和康藏高原茶葉的生產(chǎn)、加工、運輸、銷(xiāo)售、消費所涉及的各道工序和流程。

        1953年 《藏茶傳》隱身巴黎

        《藏茶傳》卷軸長(cháng)卷除傅抱石的題簽在卷軸上外,卷軸內容包括引首(沈尹默題字、吳作人自題長(cháng)92.5cm)、畫(huà)面299.7cm,共計長(cháng)392.7cm??胺Q(chēng)巨幅長(cháng)卷。

        《藏茶傳》的悄然問(wèn)世不久,轉眼間就就“消失”在世人眼里。

        原來(lái),吳作人先生將這幅畫(huà)送給了時(shí)任四川省教育廳廳長(cháng)郭有守。喜歡文藝,自稱(chēng)“藝奴”。吳作人先生先后兩次“西行”,郭有守都提供了方便。尤其是第二次“西行”時(shí)囊中羞澀,郭有守介紹他為張群、劉文輝等達官貴人畫(huà)頭像賺取稿費,從而籌措游歷經(jīng)費。同時(shí),郭有守還為吳作人先生的“西行”游歷提供了很多方便。

        正是為了表達對郭有守的感激之情,吳作人先生創(chuàng )作的首幅水墨《藏茶傳》,贈送給了郭有守。

        郭有守何許人也?

        郭有守是四川省資中縣人,與張大千先生有親戚關(guān)系。早年留學(xué)巴黎獲博士學(xué)位,精通英、法、德等多國語(yǔ)言。陳雅蓉在她的《吳作人〈藏茶傳〉研究》是這樣介紹的:

        郭有守曾是中共秘密黨員。

        筆者在網(wǎng)上查到一篇題為《神秘杰出人物——記抗戰時(shí)期的愛(ài)國教育家郭有守》的文章。文中稱(chēng):1947年,郭有守任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,原民國政府駐法國和比利士文化參事。新中國成立后,他遵從中共秘密指示:以聯(lián)合國教科文組織官員身份,長(cháng)期在國外積極聯(lián)絡(luò )海外文藝界人士,宣傳中國共產(chǎn)黨的政策、介紹我國的優(yōu)秀文化。因身份暴露,1966年遭到瑞士警方的拘捕,后經(jīng)外交斡旋,取道蘇聯(lián)回中國,被安排在全國政協(xié)工作,1978年病逝。

        1946年,郭有守將此畫(huà)帶到了法國。1947年,法國賽努奇博物館(Musée Cernuschi)在巴黎舉辦“現代中國繪畫(huà)展覽”首次展出了《藏茶傳》。1946—1953年期間,《藏茶傳》還多次展出。

        1953年,郭有守把該作品捐贈給了賽努奇博物館。

        而法國賽努奇博物館是歐洲首屈一指的中國藝術(shù)品藏館。賽努奇博物館是法國繼吉美博物館之后第二大亞洲藝術(shù)博物館。賽努奇博物館以創(chuàng )始人——銀行家、記者和收藏家亨利·賽努奇(Henri Cernuschi)的名字命名。1871至1873年間,賽努奇曾環(huán)游世界,在中國和日本做過(guò)停留,他對亞洲藝術(shù)產(chǎn)生了濃厚的興趣,親手收藏了近5000件藝術(shù)品。

        賽努奇博物館現收藏中國、韓國和日本的12500多件珍貴文物,長(cháng)期展品900多件,為法國第二、歐洲第五大亞洲藝術(shù)博物館。其藏品中以中國佛像、繪畫(huà)、器皿、塑像、陶瓷、金器等文物為主。

        1987年,吳作人先生攜夫人蕭淑芳訪(fǎng)問(wèn)法國,賽努奇博物館為此舉辦了吳作人藝術(shù)作品展,再次展出《藏茶傳》;2013年,巴西“中國現代藝術(shù)展”也展出了《藏茶傳》。

        由于《藏茶傳》長(cháng)期隱身海外,雖然賽努奇博物館在定期展出出版的圖錄也有《藏茶傳》簡(jiǎn)短的介紹,國內報刊偶爾也提及到《藏茶傳》,但由于只聞其名不見(jiàn)其畫(huà),并沒(méi)有引起國內研究者的關(guān)注,以致《藏茶傳》這一巨幅長(cháng)卷聲名不顯,作品沒(méi)有得到應有的重視,研究者更是寥寥。

        2023年 《藏茶傳》重見(jiàn)天日

        2023年5月25日,由吳作人國際美術(shù)基金會(huì )主編,吳作人國際美術(shù)基金會(huì )秘書(shū)長(cháng)吳寧、北京大學(xué)教授朱青生擔任執行主編的《吳作人全集》正式出版,出版首發(fā)式暨“吳作人及其時(shí)代”學(xué)術(shù)研討會(huì )在北京舉行。在第6卷中,收錄了《藏茶傳》長(cháng)卷,并附陳雅蓉當年的碩士畢業(yè)論文《吳作人〈藏茶傳〉研究》(節選)。

        2023年8月2日,筆者在成都東部新區參觀(guān)并采訪(fǎng)“前賢未見(jiàn)——吳作人畫(huà)熊貓”藝術(shù)展,當工作人員將《吳作人全集》第6卷中的《藏茶傳》折頁(yè)徐徐拉開(kāi)后,一幅長(cháng)達近4米的長(cháng)卷擺放在觀(guān)眾面前,極具視覺(jué)沖擊力的長(cháng)卷,讓人震驚不已。

        由于《藏茶傳》長(cháng)期身處海外,雖然賽努奇博物館在定期展出的圖錄也有《藏茶傳》,國內報刊偶爾也提到《藏茶傳》,但由于只聞其名不見(jiàn)其畫(huà),并沒(méi)有引起國內研究者的關(guān)注,以致《藏茶傳》這一巨幅長(cháng)卷聲名不顯,沒(méi)有得到應有的重視。

        “前賢未見(jiàn)——吳作人畫(huà)熊貓”藝術(shù)展策展謝一禾告訴筆者,由于《藏茶傳》原作已捐贈給了法國賽努奇博物館,在編輯出版《吳作人全集》時(shí),對吳作人先生的首幅水墨畫(huà)《藏茶傳》十分在意,特意請法方發(fā)來(lái)《藏茶傳》高清圖片,出版社精心設計,將之制成折頁(yè)長(cháng)卷,印在宣紙之上,盡可能把原作的精彩之處展現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《藏茶傳》除引首外,整幅手卷從右到左描繪的是漢茶入藏到改裝漢茶、烏拉娃背茶、牦隊運茶、集市易茶、牧民煮茶的場(chǎng)景,猶如放電影一般,一幀接一幀地撲面而來(lái),令人嘆為觀(guān)止。

        更為難能可貴的是,吳作人先生的繪畫(huà)與孫明經(jīng)在康藏考察的影像資料有異曲同工之妙。陳雅蓉認為既可相互印證,也可互為補充。

        雖然藏茶有著(zhù)1000多年的悠久歷史,但過(guò)去“藏茶”這一名稱(chēng)并不常用,大多說(shuō)的是“邊茶”或“邊銷(xiāo)茶”。據《四川茶業(yè)史》(賈大泉等人著(zhù))記載:清光緒三十四年(1908年),為抗擊英國侵略,抵制印茶入藏,川滇邊務(wù)大臣趙爾豐和四川總督大臣趙爾巽兄弟共同主持,在雅安掛牌成立“商辦藏茶公司籌辦處”,“藏茶”之名由此誕生。

        隨著(zhù)現代保健意識的增強,藏茶不僅受到藏族同胞的親睞,也被廣大消費者所接受。經(jīng)過(guò)多年的的打造,雅安的“蒙頂山茶”和“雅安藏茶”已成為國內知名的兩大區域公共名牌。吳作人先生的卷軸長(cháng)卷《藏茶傳》,在半個(gè)多世紀以前,就以藝術(shù)的身份為“藏茶”代言,這對雅安茶業(yè)和雅安藏茶的發(fā)展,無(wú)疑有著(zhù)十分重要的作用。

        “眼下,雅安正在做兩件與藏茶有關(guān)的大事,一是編撰《雅安藏茶志》,二是建設‘中國藏茶博物館’,《藏茶傳》與這二件大事都密不可分。志書(shū)應收錄《藏茶傳》以及研究成果,博物館也應該收藏《藏茶傳》。期盼《藏茶傳》‘花’落雅安?!毖虐彩泄╀N(xiāo)社原副主任、《雅安藏茶志》編寫(xiě)組成員陳書(shū)謙獲悉這一信息時(shí),十分興奮。

  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  吳作人(1908-1997),生于江蘇蘇州,祖籍安徽涇縣,中國現代美術(shù)史上承前啟后的杰出美術(shù)家和美術(shù)教育家,中國油畫(huà)學(xué)派的開(kāi)創(chuàng )者和代表人物,中國水墨畫(huà)新風(fēng)格的開(kāi)拓者,學(xué)者型的藝術(shù)大家。先后擔任中央美術(shù)學(xué)院院長(cháng)及名譽(yù)院長(cháng)(1958-1997)、中國美術(shù)家協(xié)會(huì )主席(1985-1997),對整個(gè)中國美術(shù)界產(chǎn)生了深遠的影響。

        郭有守在受贈《藏茶傳》時(shí),曾有過(guò)評價(jià):吳作人作畫(huà)的功夫,一生受益最多的,當然是徐悲鴻和巴恩天……在他最近完成的一幅長(cháng)卷《藏茶傳》中,更證明了他老師在十幾年前對作人的評價(jià)“充滿(mǎn)個(gè)性的作者”……應該在不久的將來(lái),可以看見(jiàn)他更驚人的杰作。

        學(xué)界一般認為《藏茶傳》是吳作人先生的第一幅中國畫(huà),是一幅極具特色的反映藏族人民生活和勞動(dòng)的時(shí)代性強、人民性強的藝術(shù)珍品,其藝術(shù)價(jià)值不可估量。

        (《藏茶傳》相關(guān)圖片為吳作人國際美術(shù)基金會(huì )授權使用)



      3. 上一篇:窺視者
      4. 下一篇:沒(méi)有了

      5. 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astorbbsr.com/html/wh/kcwh/92517.html
      6. 国产精品一区亚洲一区天堂,国产美女高清片免费观看,国产大片中文字幕,免费看亚洲
      7. <td id="w43i6"></td>

        <acronym id="w43i6"><strong id="w43i6"><xmp id="w43i6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
        1. <object id="w43i6"><strong id="w43i6"></strong></object>
          1. <tr id="w43i6"></tr>
          2. <track id="w43i6"><ruby id="w43i6"></ruby></track>